+ - 阅读记录

    虽然安贞不相信拜菩萨求子的事,到底还是被黄英拉着去了庙里。潭生劝安贞:“安贞,咱们就去一下吧?省得黄阿姨总是挂心!”

    安贞妥协,黄阿姨就挑了个黄道吉日带着安贞夫妇一起去了庙里,据说这个庙十分灵验。

    几人下了车要步行到庙里,这个庙在一个小村子里,香火果然很旺,在过去的乡村小道上,他们碰上好几拨烧香求子的人。

    路还挺远,安贞都走累了,嚷嚷着不走了,这时有一拨烧香回来的人,听见安贞喊累的抱怨,喊道:“不远啦!再走个十来分钟就到啦!”

    安贞一听,腿一软就蹲了下来。“哎哟,我实在走不动了,让我歇一歇!”

    黄英也感到疲累,于是几个人停下来歇脚。

    潭生将背包里的水拿出来给她们喝,安贞和黄英喝了几口水,又吃了点小点心,这才又上路了。

    在拐过一个小树林后,终于看见了庙宇。庙宇不大,门口一个铜香炉挺大!

    庙门口还摆了几条长条凳,让香客休息。

    安贞拉着黄英过去坐下,说道:“黄阿姨,咱们休息一会儿再去进香!”

    潭生也坐了下来,等着安贞。

    这时,庙宇边上有一个小木门,吱呀一声地开了。出来一个大和尚,这时边上的人群一阵骚动,有人拿着签条走过去道:“师父,麻烦您给看看!”

    只见大和尚道:“施主莫急,待我坐下,咱们再细聊!”

    只见大和尚走到庙宇门前的小屋,打开房门,开了灯,稳稳地坐下,这才看起手中的签条。

    安贞一看就兴奋道:“咦,这儿能求签,潭生,咱俩也去求一个!”

    黄英道:“嗯,求一个孩子的签,看啥时候能来!”

    安贞却说:“孩子的事顺其自然,我要求一个姻缘签!”

    黄英笑道:“你的姻缘不是明摆着吗?我都能给你说!那肯定是上上大吉的签!”

    安贞美滋滋地拉着潭生去求签,她带着潭生诚心诚意地磕头拜佛,虔诚地抽出了跳出一截的竹签,低头一看心头一跳,竟然是支下下签!

    安贞的脸立刻就暗了一下,潭生却不在意道:“天机不可泄露,若是随随便便就能洞察天机,那天帝也太没有城府了!”

    安贞哭丧着脸道:“我们去解签,看咱俩的姻缘差在哪儿?!”

    安贞和潭生走过去递上签条,大和尚看了看二人,低头看签,忽然他又抬头看了看潭生,随即又看了看安贞,说道:

    “二位施主的签还是不要解了吧?去庙里烧个高香,或许菩萨保佑!”

    安贞就急了,“师父,您怎么这样呢?高香咱们可以烧,可是您先得帮我们解了签!”

    “这签解了不好听呀?!”大和尚道。

    安贞说:“师父,您尽管解,我们啥话都听得下!”

    大和尚的目光在潭生和安贞的脸上转了好几圈,这才说道:“姻缘自有莫强求,强求姻缘不到头!”

    黄英站在一边,听到这话,立刻上前呵斥道:“大和尚!我们来烧香是来求平安的,你不要瞎说!”

    安贞也气恼,丢下解签的钱就拉着潭生走了,连菩萨也没有去拜!

    黄英急道:“哎哎哎,这还没烧香呢?!”

    安贞气恼道:“这姻缘都不能到头了,谁还烧香?!”

    黄英见状道:“别听和尚胡说,你们先走,到拐角的树林那儿等着我,我去给你们上炷香!”

    过了小树林,安贞和潭生站住等黄英,安贞生气地道:“那个和尚胡扯,你也不骂他?!”

    潭生道:“你都知道他是胡扯了,何苦还在这里生气?他不过是想骗你去烧一柱高香,笑笑也就算了!只是这次他失算了,不仅高香没有烧,连普通的香也没有烧。”

    却说黄英请了香,虔诚地往香炉里插的时候,突然手一抖,香竟然断了。黄英忙撒手躲开,即便是躲得快,手上也被香火烫了一下。黄英皱眉道:“哎哟,哎哟,菩萨莫怪,菩萨莫怪!”

    庙里上香的人还很多,黄英还没走,后面就有人在催,“哎,您好,麻烦让一让!”

    黄英一边拍着手上的香灰,一边离开了庙宇。

    她快步追赶上安贞和潭生,走了一会儿,她忽然顿住道:“潭生,我心里慌慌的,要不,你们还是回去烧一柱高香吧?”

    安贞气恼道:“不烧,我看我们能咋?!”

    黄英拉住安贞道:“哪怕就求一个心安呢?要不这回去,我心里总有一个疙瘩!”

    潭生见状道:“好,那我回去烧一柱高香,你们走慢点,我一会儿就能赶上来!”

    安贞想拉住他,潭生却利落地转身回去了。

    安贞鼓囊道:“还是中了和尚的圈套,一柱高香不少钱呢!”

    黄英说:“也就一两百的事,哪里不花这俩钱?”

    结果潭生回来,一问,他竟然花了三百八。安贞白了他一眼道:“傻不傻?!”

    潭生嬉笑道:“人家问我,有一百八和三百八两种的,我想,既然要烧高香,咱们就烧最好的!所以,我就烧了三百八的!”

    黄英道:“行了,香也烧了,钱也花了,这下心里没事了!”

    潭生笑道:“嗯,求个心安!”

    几个人往回走,走了几步,潭生却回头看了看庙宇的方向,安贞见了道:“怎么啦,还想去烧香啊?!”

    潭生道:“不是,我就是觉得刚才解签的和尚有些眼力!”

    “嗯,有眼力,知道你是个烧高香的傻子!”安贞没好气道。

    潭生没有争辩,心里却想着刚才他回去烧高香,大和尚看着他说道:“施主,莫痴迷,此处不是你待的地方,抓紧何处来,何处去!”

    潭生皱了皱眉,心里有一些隐隐的不安。

    晚上到了家,吃饭的时候,安贞的爸爸拿出一对玉筷子,递于安贞和潭生道:“今天有朋友从外地旅游回来,给我送了这对玉筷子。我看它们很可爱,送给你俩吧!祝你们比翼双飞,互敬互爱!”

    “谢谢爸爸!”安贞高兴地接了过来,去厨房洗了洗,就递给潭生一双。潭生伸手一接,不知道怎么回事,筷子就从他的手中滑落,摔在地上断成了几截。

    安贞尖叫一声,忙蹲下捡拾。慌里慌张地,自己的手上一乱,她手里的筷子也掉在地上摔坏了。

    全家都愣了!

    好半天,黄英才说道:“哎呀,这是玉筷子给你们挡煞了!好事,好事!老安,找块红布把它们包起来!”

    安贞的爸爸打开箱子,从箱子里找出一块红布道:“这有一块红布!”

    黄英接过去,将摔断的玉筷子捡起来,包在了红布里。“老安,收好了!它们是咱们家的功臣。”

    黄英放好红布包,一家坐下吃饭。

    安贞道:“黄阿姨,这有什么讲法吗?”

    黄英道:“这玉呀有灵性,能够护主。要是主人遇到什么难事,玉就挡在前面碎了,这就是挡煞!成了,这对玉筷子毁了,你们的孩子只怕就要来了!”

    晚上安贞两口子回到屋里,安贞就说:“今天那对玉筷子碎得古怪!”

    潭生却道:“嗨,就是失手摔了东西,有啥古怪不古怪的?”

    潭生虽然百般劝解,安贞心里总有一个疑问,后来还是夜深,安贞心疼潭生,假装这件事过去了。潭生这才翻身睡去。

    潭生呼呼大睡了,安贞却睁着眼睛东想西想,搞到凌晨,这才勉强睡去。

    第二天,安贞睡到九点才醒。潭生已经出门接活了。

    安贞睡醒,吃了早饭,心中烦闷就出门溜达。走到老街口碰到一个相面的,跟在后面喊:“这位大姐请留步!”

    安贞回头一看,只见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儿。安贞有礼貌地问道:“老人家,有事吗?”

    只见老头将安贞引到路边,小声说道:“这位大姐,我看你近段时间颇为不顺,眼看着就要有一个大劫数,可愿意让小老儿替你化解化解?”

    安贞一听,心里那对白眼就翻上了天,可是见这位老人家岁数不小,不好出言不逊,便客气地说道:“昨晚确实没睡好,谢谢你的开解!”

    说完,扭头走开。

    看着安贞远去的背影,老头儿叹气道:“走就走吧,你的劫数,小老儿也未必接得住!”

    安贞出门溜达本来是为了解闷,没想到遇到一个神神道道的老头,心里更加地不舒服。索性转身回家。

    回到家里,潭生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忙活。安贞过去帮忙。潭生道:“今天菜简单,你去歇着吧!喝杯茶,看看电视,吃吃瓜子。”

    安贞问道:“我爸呢?”

    “我回来,家里就没有人,不知道是不是遛狗去了?”潭生说。

    安贞听说爸爸和黄英不在家,立刻上前从后面抱住了潭生,撒娇道:“潭生,我心里发慌,总觉得要出不好的事!”

    潭生扭头看了安贞一眼,说道:“我俩有几天没亲热了吧?要不中午开展一下活动!”

    “哎呀,谁跟你在说这事啊?!”安贞撅着嘴巴放开了潭生。

    潭生扭头道:“来,亲一下,要不,我心里也发慌!”

    安贞嬉笑着让开道:“小心你手上的刀!”

    潭生立刻放下菜刀,回身抓住了安贞,硬是亲了一下,这才笑嘻嘻地去准备菜蔬。

    安贞被他这样一闹,心情好多了,说道:“我去剥个橙子喂你!”说着,去果篮里挑了个品相最好的橙,在茶几上揉了揉,剥去了皮,撕开来,去喂潭生。

    潭生切好菜,张大嘴巴吃了半个橙,说道:“你也吃一点儿,这个橙特甜!”

    两个人在厨房里柔情蜜意,突然传来开门声。安贞迅速抽离潭生的怀抱,嘴里说着:“我来开门!”

    还没等安贞走到门口,大门已经被爸爸用钥匙打开了。只见他手里拎着一盘夫妻肺片道:“今天的菜有点素,咱们加个菜!”

    等潭生的炒菜上桌,大家坐下吃饭。安贞的爸爸道:“今天这夫妻肺片才有趣呢!”

    “怎么了,爸爸?”安贞问道。

    “这个卖夫妻肺片的老板有意思,人家都写的是“夫妻肺片”,这个老板别出心裁,偏偏写了个“夫妻碎片”!我出声告诉他,他还说:哪有那么多夫妻肺片?多数都是夫妻碎片”!

    正在喝汤的安贞“噗”的一声,就喷出了口里的汤,幸亏拿手挡住了,否则一桌子菜都得雨露均沾了!

    安贞一边笑一边收拾,说道:“怎么起这么恐怖的名字?”

    “管他取什么名字呢?关键要好吃!我看排队的人挺多的,估计味道不错。来,大家都尝尝!”

    安贞尝了一口,立马说道:“太辣了!”说着喝汤解辣。

    黄英却说:“辣是辣,味道挺正,好吃!”

    安贞的爸爸听了,立刻给夹了一筷子道:“喜欢吃就多吃点儿!”

    安贞难以置信地看了看爸爸,低头吃饭不再说话。饭后回到屋里,她才说道:“我爸以前只要听说我嫌辣,一定是把那盆菜端得离我远远的!哎,有了老婆,忘了女儿了哟!”

    潭生笑道:“好,那以后这件事我来做!我一定做得比爸爸还好!”

    两人躺下午休,安贞将潭生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道:“我想生个儿子!听说,儿子和妈亲,女儿和爸爸亲!”

    潭生的手突然就不老实起来,他嬉笑道:“咱们可以生对双胞胎,一儿一女!”

    安贞虽然阻拦,可是哪里是潭生的对手,终究还是沉沦在潭生的欲海里……

    两人折腾一番后,这才沉沉睡去。

    两点半的时候,闹铃响,潭生立刻伸手关了闹铃。可是安贞已经醒了,她迷糊道:“干嘛去?”

    潭生道:“有活要干,我出去一趟!”

    安贞立刻清醒了过来,她一骨碌爬起来道:“我和你一起去!我是驯兽助理。”

    潭生道:“没事,这次是只小狗。”

    安贞却道:“小狗也不能大意,我上次就差点被只小京巴咬了!”

    结果两人到了越好的地点,狗主人一看见是两个人就说道:“哎,我事先声明下,我可只付一个人的训犬费用哦?!”

    潭生笑道:“没事,这是我的训犬助理,我们不另外收取费用的。”

    狗主人这才将怀里抱着的小泰迪放了下来。

    解决完小狗的问题,两人坐公交车回家。车上人多,两人站在一起。安贞拉着潭生的胳膊道:“以后训狗都带上我,我一个人待在家里,闲的难受!”

    潭生低头看了看安贞,眼睛里晃过一层看不清的情绪。他说道:“行,以后都带着你!”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8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