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顾安星也没客气,拿了两个就啃。

    安晓生看着小外甥,忙问:“好吃吧?脆甜脆甜的,水分又多,咱们家院里的青枣可比外面卖的好吃多了。”

    顾安星看着安晓生,边嚼边点头,“很好吃,很甜。”

    安晓生挺开心,他很想对顾安星好,因为这是他大姐的儿子。

    安晓生十八岁了,早就知事,一直都知道家里对大姐不好,大姐在家里受了他妈不少的委屈。安晓生现在跟他妈关系不是特别好,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对他大姐不好。

    安以夏对家里的贡献不小,对他和二姐一直都不错,但他妈对大姐从小到大就没给好脸色,这几年是因为爸爸出事,一次又一次的坎坷让他妈终于醒悟过来,现在对大姐才好一点。

    安晓生心里对安以夏是愧疚的,所以想对顾安星好,想尽办法让顾安星开心。

    安晓生领着顾安星上楼,两人玩了两把游戏,然后安晓生开始写作业复习,顾安星没有打扰小舅舅,安静的陪在旁边玩。

    安以夏中间上楼看过一次,在门边看了眼屋里的状况,安晓生认真写作业,儿子趴在床上看书,故事书他就看个图画,也不认得字,但屋里的画面相当和谐。

    安以夏欣慰的下楼,还对湛胤钒说楼上的情况。

    高月容问了句,“玩得挺好吧?”

    安以夏点点头,“对,顾安星竟然跟晓生能玩到一起去。”

    高月容笑道:“他们俩别看年纪差不少,但一开始两个人就能玩到一起去的。晓生没有玩游戏,在看书吧?”

    安以夏点点,“晓生很听话呀,很自律,顾安星在一旁看书,一个在写作业。”

    高月容叹气,“哎,晓生这孩子现在是大了,越来越不听话,马上就要高考了,他却作妖,非要去学什么画画,说文化他那分上不去,但是走艺术特招,文化分就绰绰有余,考江大绰绰有余,哎!”

    安以夏脱口而出,“江大是全国排名都靠前的大学,能上江大很厉害呀。”

    高月容看了眼安以夏,叹气。

    “厉害什么呀?嘴巴说能上就上得了的?他那成绩,念个普通大学就成了,本来就不好好学,现在好,还非要去学什么美术。我去打听了,人家考美术学院的学生那都是从小开始学,他现在学,能赶得上人家?”

    安以夏听着有道理,但心里还在震惊自己是怎么知道江大很不错的事,兴许这就是潜意识存在的认知,旁人一提,她立马就想起来了。

    高月容话落又叹气,发愁的摇头。

    “一个也不省心,一个都不省心!”

    安以夏转向湛胤钒,“是不是不行?”

    她不太知道,毕竟忘了很多事,所以问湛胤钒。

    湛胤钒道:“晓生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他想学美术,可以让他试试,如果今年没学好,再学一年明天再考也不耽误,他还年轻。”

    安以夏立马点头,还是湛胤钒看得透。

    “最难得是晓生自己有喜欢的,只要他自己喜欢,就可以试试。很多孩子这个年纪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走,都听家里的安排,难得晓生把自己的路规划这么清楚。”

    高月容有点惊讶,“那不行啊,支持他那不就是乱来吗?别人家都是好好上大学好好的考学,谁也没有考什么美术特长啊。而且你一个男孩子将来就靠画画为生了?那能有什么出息?”

    安以夏缓缓出声:“学美术,将来也不一定全都是画画的吧?”

    她不确定的看向湛胤钒,湛胤钒接话道:“可以选择设计、工程师、视觉相关的工作,以后单纯画画那是纯美术专业。如果晓生志在画画,我认为作为家人,应该大力支持他。现在的年轻人就该有自己的想法,最怕没有想法的。”

    安以夏立马点头,“对对,湛胤钒说得对。”

    高月容不认可,她觉得安以夏、湛胤钒两人简直就是在和稀泥,怎么可能让个孩子现在就去学画画,以后就一辈子画画了?

    学画画的人千千万万,最后成画家的有几个?

    这不扯淡吗?

    高月容看两人的态度,有点来气,不是自己的事儿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高月容语气不悦道:“我是不同意的,上学念书好好的,非要这个时候去学什么画画。我都跟他说了,让他高考后,有的是时间了去学也一样的,不用在卡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学什么画画。他们班的他们年纪的人,这个时候都在拼命的复习,做最后的冲刺,他反倒不务正业,还要去学什么画画。不论如何,我是不同意的。”

    安以夏说:“高姨,湛胤钒的眼光你应该相信,他说可以学,可以尊重晓生的选择,我觉得是可以的。”

    高月容说:“婳儿啊,不是高姨不接受你们的好意。你们呢,疼爱晓生,不想看到他辛苦我能理解,但我们作家长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就让孩子注重享乐,现在是学知识的时候就该好好学。他为什么不好好考学,非要去学什么美术,那不就是觉得压力大想换个轻松的路子?可他的同学所有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为什么别人能做到,你就不能做到呢?学了十几年,就是为了最后的高考,不论成不成,你也应该去考了再说,你们说是不是?”

    安以夏几乎被高月容说服,她立马看向湛胤钒,“是吗?”

    湛胤钒道:“如果他兴趣不大,强迫也学不好。他有感兴趣的,会事半功倍,既学到了东西,又能考学,同样能上大学,为什么不尊重晓生自己的选择,就要反对呢?”

    高月容皱眉道:“去学画画那就是不务正业啊,同样能上大学那能一样吗?”

    湛胤钒点头:“一样,如果能从特长生的方向进江大,文凭是一样的。”

    高月容摆手,“真要是那么容易,全国还有人去正儿八经高考吗?不都走那些歪门邪道了?”

    湛胤钒认真道:“那并非歪门邪道,也是正规考学,只不过多了一项专业特长。没有专业特长,只考文化的高考生,同样在大学里也要选专业学,没有差别。”

    高月容笑笑,“胤钒啊,婳儿,你们的好意我明白,但不是你们的孩子,你们当然是极力赞成认可的。等你们的孩子将来考学的时候,坚持要学个什么美术画画的,你们才会真正的着急。”

    安以夏又转向湛胤钒,“是吗?”

    忘记过去的事,还真是有点费劲,她大概知道高月容的话是错的,但却说不出来正确的理由,无法解释,只能看着湛胤钒。

    湛胤钒道:“如果E

    ic将来明确自己喜欢画画,我会很支持他的选择。”

    高月容又说:“那是因为你家大业大,你们完全有能力支持他学任何,就算小安星什么都不学,他这一辈子也会过得好。可我们家晓生就不一样了,他爸爸走了,他没有依靠了,只能靠自己,这学必须好好考,不能在这个时候瞎折腾,他没有依靠,得靠自己的努力。”

    安以夏皱眉,“高姨,话不是这么说,学美术怎么就没有出息了?不是一样能考江大吗?”

    高月容坚定道:“我宁愿他上不了江大,正经的念书正经考学,上个普通大学学有用的本领。学画画能干什么?好好的孩子,搞那些名堂,不是把人给耽误了吗?”

    安以夏很不懂,“怎么会呢?”

    高月容坚定道:“好了,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是不会同意他去学什么画画的,好好上课正经考学才是王道。”

    还王道……

    安以夏忍不住看向湛胤钒,湛胤钒拍拍她肩膀,示意她别再说话,尊重长辈。

    安以夏沉默,虽然她具体不是很清楚,但也知道高月容对美术生有很大误解。学美术怎么就是不务正业了?

    中饭时,趁着高月容在厨房里忙活,安以夏赶紧拉着弟弟说了几句话。

    “高姨不同意你学美术,别担心,我支持你,只要你喜欢,我和你姐夫都支持你,放心去学就好,如果费用学费什么有困难,你告诉我,姐姐给你出。”

    安晓生默默的点头,实际上他早就自己偷偷从普通班转到了特长班。

    只是家里他妈反对太厉害,所以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学,只能依靠在学校里跟着班上上课的画一画。

    但他转了班级的事,瞒不了多久,班上老师无疑会打电话联系家长,他现在拖一天是一天。

    现在听他大姐支持他,安晓生心里终于又有几分底气。

    闷闷的点头,也没有给他姐承诺几句,什么话都没说。

    安以夏只当孩子跟她不亲,又说:“你不要有压力,只要你想学,你就去学,你妈妈那边,我们帮你顶着,别怕。”

    安晓生抬眼,随后低声说:“谢谢姐。”

    安以夏拍了下安晓生的肩膀,“谢什么,你开心就好。”

    安晓生沉默片刻,低声说:“我不怪她,她不懂,她只想我成才,觉得画画是不务正业,我不怪她,也不怨恨她。”

    安以夏笑笑,“嗯,你现在能理解父母,也很懂事了。家里没有人唱衰你,都希望你更好,高姨也是为你好,只是她认知有限,你不怪她最好,现在艰苦的学着,以后优秀给她看,迟早一天她会理解你。”

    安晓生点点头,“嗯。”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8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