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

    ……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轻灵,悠远。

    谈笑对弈中,时间来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有些疑惑。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呢。

    林素只能腹诽。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近乎于吃醋的情绪是否合乎时宜。

    陈晴这次没有再偎到西蒙·维斯特洛身旁,而是选择正对崖旁的一侧盈盈坐下,眉目含春地向旁边男人道“《姑苏行》,送给维斯特洛先生。”

    片刻后,悠扬的低声开始在山间飘荡。

    谈笑对弈中,时间到上午十点多钟。

    晨雾逐渐散去,天色放晴,秋日和煦的阳光洒在观景露台上,没有了云气环绕,碧蓝如洗的天穹,苍翠耸立的奇峰,纯澈轻缓的漓水,再次构成了另外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林素看着腻在对面男人身上的陈晴和对方低语几句,起身返回别院。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陈晴返回,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水绿色汉服,手持一柄竹笛。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8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