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瞧着陈炼一身酒气,

    走路都晕晕沉沉的模样,

    周围的人都在讥笑。

    陈炼假装不知,

    一脸醉醺醺道,

    “昨日赢得开心,故而多喝了几杯,莫怪莫怪。”

    说着,还时不时地晃着自己的脑袋,

    看起来是还没醒的样子。

    台下有的人直言,

    “都这样了,不如放弃得了。”

    可陈炼挥挥手,

    “放弃,那成何体统?起码也要让我的对手赢得光彩不是?”

    在迷离中,陈炼的目光第一时间,

    扫到了先前第二场那个赢的人。

    这一刻距离如此至今,

    陈炼见后,恍然大悟,

    明白了自己先前的猜想是真的。

    可是他还是有些奇怪,

    “为何他会不认识我呢?

    按理说我的气息他该熟悉才是!”

    没那空闲,

    大会急忙催促,

    这最后一场即将开始了。

    陈炼手中还提着酒壶,

    虽然没了酒,可模样还是要装一下的。

    直接来到一旁,将酒壶放好。

    随后捋了捋自己有些湿黏的胡子。

    “呵,小子来吧!别让我失望。”

    这不是找死嘛!都醉成这样了,还挑衅。

    很多人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对手也是笑道,“放心,我会轻点的。

    早点让你回去睡睡饱。”

    别看对手实力最弱,但他的特点,

    陈炼倒也了解了一二。

    之所以能够进入八强,

    靠的还是他的速度。

    据说在这么多选手中,此人的速度最快。

    眼下,

    他急速一闪,

    那残影还在原地,

    可真身却已逼近陈炼身旁。

    要不是陈炼境界高,恐怕真不知自己怎么死的。

    说着,陈炼顺势向前一趟。

    对方被陈炼的这个动作搞得措不及防。

    想要退有来不及,

    哪知陈炼就这么压下去,

    直接压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打了个嗝,迷离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些。

    “哦!不好意思,突然有些困,谢谢你将我扶着。”

    众人都傻眼了,

    这哪跟哪?瞧着,好像陈炼在做梦一样。

    见陈炼没有后手,很多人觉得,那定是巧合。

    对手赶紧将他顶起,

    想想也就算了,

    既然陈炼都已是醉徒一个,干脆一击手刀得了。

    正要下手,陈炼又直接向后扬起,

    整个人向后倒下,

    跟着他的腿直接踢到了对方的命根子。

    “哦!”瞧着那力道,

    看看都疼,貌似台下,

    但凡是男的,都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对方一直捂着自己的命根子,不停地跳着。

    陈炼缓缓坐起,

    依旧迷离着自己的双眼,

    瞧见对方如此,

    很是不好意思道,“如何?需要请医生吗?”

    对方哪还有空说得出话来。

    见陈炼也是躺着,倒也失去了提防。

    陈炼也是,

    演戏要演全套的。

    慢慢悠悠站起来,

    手里唤出一把刀,怎么看都只是把菜刀。

    所有人再次大笑。

    “到底是醉了,什么刀都忘记了。”

    陈炼貌似突然开始发酒疯的样子,

    举着刀,“我记得你是我比试的对手,

    来看我不砍了你。”

    而对方依旧疼着,好在陈炼这步法不稳,

    他左闪右躲,愣是砍不到一次。

    台上就跟在家里夫妻吵架一般,

    台下就跟看戏一样,笑声都乱作一团。

    牧红看着都不住地笑了起来。

    反倒是牧恒脸上有些难堪,

    “他疑惑,这个大哥到底是不是真有本事?”

    一个追一个躲,怎么也每个完。

    直到最后,对方似乎有些不怎么生疼了,

    陈炼一刀下去,突然被对方手一抓,将那刀直接拽了过去。

    “你这人醉成这样,居然还胡闹。”

    说着,他退后几步,

    谁都明白,这次他要来真的了。

    双手横于胸前,

    运起真气,传至双手。

    翻账一推,

    跟着一道强风直接扑向陈炼。

    陈炼装作踉跄的样子,东倒西歪,

    光就是摔倒都不只一次。

    可怎么也没办法让他摔出擂台。

    倒也是让众人奇了怪了。

    其实看起来左右晃动没什么,

    就跟一个喝醉的人没什么两样,

    但借由这样的晃动,陈炼避开了很多次强风。

    别人还真是不晓得,

    反倒是因为如此,

    慢慢地陈炼还靠了上去。

    没人想到他要干什么。

    哪知他直接向前一跃,

    硬生生地就要扑过去一样。

    后者大骇,

    急忙闪退几步,

    陈炼催动真气,

    将擂台边上,对手身后的那酒壶直接拽了过来。

    没想,对方刚好踩在了上面,

    一个后仰直接反倒在地。

    这还不算完,

    你说摔也就摔了,刚好头磕在了酒壶上,

    陈炼悄悄用了真气,直接将对方给磕晕了过去。

    风声消停,一切都归于平静。

    所有人都看到陈炼拿着酒壶装作喝酒的模样,

    而后走到对方跟前踢了两脚,

    “喂,兄弟,兄弟,醒醒,我酒喝完了,咱们比划比划?”

    后者没了反应,管事的赶忙上前探个究竟,

    鼻子那一探,

    “晕过去了。”

    随后面相所有人道,“我宣布本场比试,阿炼胜。”

    台下疯狂吐槽,疯狂嘘陈炼。

    陈炼那醉酒的模样,挠了挠头,

    还装作谢谢,就连下台都要让人扶着。

    “靠,这什么人啊!这么好运气?这样也能进四强?”

    “没天理啊!天理都在帮他!”

    众说纷纭,可事实就是如此。

    等陈炼离开,淹没在巷子中后,

    笑着看了看手中的酒壶,

    随后深吸口气,

    “真好使!”

    转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一处客栈二楼的包间里。

    直接叫嚷道,“小二,再来壶酒。”

    陈炼能进四强的消息,

    颇为意外,

    也让很多人重新开始认识陈炼这个人。

    虽然很多人都说他只是运气,

    但一次是运气,两次呢?

    尤其是牧鸣,

    更是第一时间让自己的儿女跟自己说说,

    到底这个阿炼是个怎么样的人。

    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

    就是陈炼先前对着牧红提到自己身上那块木板的事。

    当然非要说这种事情,在牧原城倒也是有些人知道的。

    只不过特意提这个东西,

    让牧鸣深感怀疑。

    不过是一块出生时候,人家给的东西,

    为什么到了今日又再次提及呢?

    再看看自己儿子牧恒,却没了上次那种支持他大哥的勇气,

    相反,他充满了诸多疑问。

    “牧恒,你难道开始对你这个大哥产生了怀疑?”

    牧恒摇头,

    这种事情,在四强没产生前,

    他确实很怀疑,甚至一度成了质疑,

    如今他非但没有怀疑,反而在疑惑,

    自己的这个大哥身份定然不简单。

    “父亲,我想再多些日子观察下。

    大哥做事一向让人捉摸不透,

    我估计他根本不是为了这次大比的名次。”

    “不为名次,那为了什么呢?”

    几人都要头,表示很不理解。

    一晃过去了三日,

    主要是因为先前八强战中,两人伤得极重,为此多给了些时间。

    如今,这第四日一早,

    率先开始的,其中便有陈炼。

    要知道今天如果赢了,

    后日便是决赛的比较。

    为此多方都将目光集中到此。

    尤其是一些先前不怎么看的,

    如今都来了。

    赌场更是开出了天价的赌约。

    “第一场,阿炼对阵雷皇。”

    听到雷皇这名字,陈炼噗哧地笑了出来。

    与他形成显明反差的是台下。

    众人纷纷议论,

    “你们知道吗?雷皇先前的比斗,就没超过两招的,

    不可谓不厉害啊!”

    “谁都晓得,虽然很多人说独孤冉是牧原第一,

    但是我看雷皇才是,要知道,他可是去过白阶学院历练过的。”

    还别说,在陈炼对面一站。

    “哟,确实有些资本,白阶九层!”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8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