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陈青山年轻的时候嗓子受过伤,发声像喉咙里梗着东西:“你奶奶快不行了。”

    “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送来医院。”

    陈香台立马起床,抓到衣服就往身上套:“我马上——”她突然停下动作,想了几秒钟,又坐回床上,“你发视频过来,我要看看奶奶。”

    陆星澜说,要小心陈家人。

    她也不想防着自己的家人,可她现在最相信的人是陆星澜。

    陈青山恼火:“还怕我骗你不成?”

    陈香台不辩解:“我妈在不在?”

    陈青山话也不多:“都在医院。”

    她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你拿她手机加我微信,然后给我发视频。”陈青山不用微信,谭女士和陈德宝的微信都被她删了。

    陈青山没有回话。

    “那我先挂了。”

    陈香台就先挂了。

    没过几分钟,谭女士的好友申请就发过来了,她立刻同意,很快那边就拨了视频过来。

    视频里整整一屏幕都是谭秀晶女士的脸。

    陈香台急忙问:“奶奶呢?”

    谭女士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在那边冷嘲热讽:“以前真没看出来,你心眼儿还挺多。”

    随她怎么说,陈香台只关心老人家:“我要看看奶奶。”

    “给你看行了吧。”

    谭女士冲她翻了个白眼,才把镜头拉开,让后面入镜。老太太形如枯槁,躺在病床上,戴了氧气罩,旁边心电监护仪上的曲线在波动。

    陈香台看得眼眶发热。

    “奶奶。”

    “奶奶。”

    她叫了两句,老太太没有反应。

    “奶奶。”

    她有点着急了。

    谭女士又把镜头拉过去了:“人都快不行了,你叫有什么用,赶紧回来,没准还能赶着见上最后一面。”

    陈香台想了想,接着穿衣服。

    手机里传来陈青山的声音:“到了这边汽车站,你打个电话,让你堂哥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叫车过去。”陈香台问,“奶奶在哪个医院。”她打算不回陈家,直接去医院。

    “市附属。”陈青山报完医院的名字就没再说别的。

    谭女士还在冷言冷语。

    陈香台不想听她数落,挂了电话。现在是凌晨四点,时间太早,汽车站还没有回洪城的客运车,她想让老谭送她去洪城,就给陆星澜打了个电话,可他在睡,没接。

    她又给老谭也打了一个,也没接。

    找不到人啊……

    她只好叫了个车,一边给老谭打电话一边等车。不到一刻钟,居然有辆面包车接了她的单。司机打电话过来,询问了几句,说不打表,报了个价格,问她坐不坐。

    帝都到洪城就两个多小时车程,司机要三百块。

    陈香台想了想:“坐。”

    她把地址给了司机,司机说二十分钟后能过来接她。

    没到二十分钟,司机就到了楼下,陈香台小楼的时候,把林东山叫醒了,跟她说了一下去处。

    林东山送她下的楼,司机四十多岁的男人,有些胖。

    陈香台问他:“我能拍照发给我朋友吗?”

    司机特地把车玻璃打开,把脸露出来:“你拍吧,没事。”

    她拍了司机的脸,还有车牌,然后一并发给了林东山。

    “我走了。”

    林东山:“路上小心,到了给我电话。”

    “好。”

    陈香台上了车,在做面包车最后面一排。

    “我刚好跑完货,就接到单了。”司机先生问她:“是家里有急事吧?”

    “嗯。”陈香台没有多说。

    “那我开快点。”

    司机先生也没再说话了。

    夜里的帝都很安静,万籁俱寂,小雪在飘。车窗上落了雪花,化成水,结成了薄薄的一层冰。

    早上七点,老谭回了陈香台的电话。

    “陈小姐,有什么事吗?”老谭刚醒,打了个哈欠,“电话调了静音,在睡觉没听到。”

    老谭其实并不是二十四小时待机的司机,他是887,休假时间取决于陆星澜的睡眠时间。

    陈香台已经坐上车了,没提之前想让他送她的事,就说:“我回洪城老家了,等陆星澜先生醒了,你帮我告诉他一声。”

    老谭清醒了不少:“怎么这个点儿回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嗯,我奶奶病危了,我赶回去看她。”

    老谭也不知道陈香台老家那边是不是龙潭虎穴,但陆星澜很谨慎,他也不敢放松:“我现在去陆少那边,他应该没那么快醒,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

    “好。”

    老谭挂了电话,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能等陆星澜睡到自然醒。

    不过——

    陆星澜不容易叫醒啊。

    “陆少。”

    “陆少。”

    “陆少。”

    太早了,更难叫醒了。

    老谭想了想,换了个方式:“陈护士来了。”

    “陆少。”

    “陈护士叫你呢。”

    “陆少!”

    猪吗?他是!

    老谭在病房里找了一圈,终于在陆星澜的枕头下面找到了陈护士送的那个电子闹钟。

    闹钟:“陆先生,起床了。”

    闹钟:“再不起我就要来亲你了。”

    两句陈护士的录音结束,陆星澜就睁开了眼睛。

    老谭再一次想说:艹,中邪啊!

    ------题外话------

    **

    上章凌晨两点改四点。

    女孩子晚上坐车,要留个心眼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